风尽日

悠悠生死别经年,魂魄不曾来入梦。

不归路【魏无羡个人】

魏无羡在乱葬岗的时候眼前出现了师姐的幻影……是刀。

乱葬岗是鬼气森森的地方,而伏魔洞里更是阴暗幽深,一年四季里,没有光热。

魏无羡已经不知道,这是他待在乱葬岗的第几个月了。

这是他一生中最阴暗的日子。

金子轩死了,师姐死了,江澄与他反目成仇,温情温宁都被挫骨扬灰,现在,为了那些温家修士,仙门百家与他势不两立。

好一个孑然一身,众叛亲离。

把自己困在这乱葬岗的初衷,自认是从未改变的,只是这一颗原本热血的心,现在仿佛被仇恨与阴鹜填满。

乱葬岗,别人进不来,他也出不去。就这样待在阴暗之中,脸是愈发苍白了,心也慢慢地冷却。

他想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。

他情不自禁怀念起云梦夏天的光和热,怀念莲塘里面水的清凉与莲子的清甜。

乱葬岗里,没有莲塘,没有水,没有莲蓬,甚至没有夏天。

伏魔洞里面只有几束火把,光线昏暗。突然,在魏无羡的眼前出现了极为明亮的光。

——照亮了他的眼睛。

魏无羡盯着那抹光看着,竟然移不开眼了。

一个人突然出现在洞中,静静地站着。娇小的样子,那抹白光笼罩着她,照亮了她的紫色衣衫。

温柔婉约的眉眼,正是江厌离。

魏无羡怔怔地盯着她看,顾不上想,现实中的江厌离已经死了。也许是不敢想,生怕一想,师姐就会从面前消失。

江厌离看着他,面带笑意,一言不发。目光中却全然没有仇恨,没有厌恶,只是看着他,笑盈盈的。

仿佛一切都还没有发生,只要她一开口,他就可以飞奔回莲花坞去,被江澄鄙视也好虞夫人责骂也罢,然后到校场去和师兄弟们玩闹。

魏无羡回了神,情不自禁出声,思念的压抑中带着一丝欣喜。

终于有人肯来看他了。

“……师姐?”

“……阿羡。”

细细软软的嗓音,听得魏无羡直有一种落泪的冲动。

这声音曾经给过他直击心灵的温柔和抚慰。如今再次听到,他已经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觉了。

“……师姐,这里好暗,我好孤单。你们谁来陪陪我。”

魏无羡的口气带上了一点委屈和撒娇,和不易察觉的失落。

江厌离以袖掩口,轻轻一笑,眉眼弯弯,眼底澄澈,怜爱的目光如水一般洗涤他。

良久,仍然是细细软软的声音,江厌离缓缓道:“阿羡,回来吧。”

魏无羡瞪大了眼。

“你,我,还有阿澄,我们一起回莲花坞去。阿爹很是思念你,阿娘也念叨着让你回来呢。”

“还有那位蓝二公子,你不是一直想请他来云梦……”

江厌离复又静静地看着他。

“阿羡,回来吧。”

魏无羡此时的眼睛比星光还要亮,苍白的脸因为激动有了血色,看上去就是当年云梦城里明亮潇洒的少年。

现在,他情愿忘却自己在哪里,处在什么时候。

“师姐,我当然是做梦都想回来!”

……等等,好像有什么不对。

如果他回去了,就能重新回到云梦的莲塘里嬉戏,一群师兄弟们的笑声响彻云水……

如果他回去了,就能屁颠屁颠地溜回莲花坞,被虞夫人责罚一顿,看江澄发脾气,然后喝一碗香喷喷的莲藕排骨汤……

如果他回去了,就能在偶遇蓝忘机时笑眼弯弯地挑逗他,看他皱起眉,听他轻轻说一声“无聊”,然后自己捧腹大笑……

如果他回去了,就能洗尽所有的冤屈和血债,他这双手还是干净的,堂堂正正地活在人间……他还是云梦双杰之一,还能潇洒走四方,眉眼带笑,丰神俊朗……

吗?

谁都知道,不会了。

莲花坞已经毁了。

虞夫人和江叔叔,已经不在人世。

他已经叛逃,和江澄成为仇敌。

为他做莲藕排骨汤的师姐,也……

还有蓝忘机,已经长成为人称赞的含光君,皎皎君子,泽世明珠,怎能让他这般调笑戏弄。

还有他自己,人人喊打喊杀,世间的罪,他一人负担尽了。

魏无羡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,眼底的星光也渐渐隐去。

恢复到那抹白光出现前,在伏魔洞里昏沉黯淡的状态。

魏无羡又重复了一遍:“……回去?”

江厌离还是静静地看着他笑,白光宁静地笼罩着,伏魔洞里异常明亮。不知为何,魏无羡觉得这场景有些失真了。

魏无羡抬起眼,苦笑着对江厌离道:“我倒是做梦都想回去啊……”

低下头,像是在回忆什么,嘴角勾着笑,过了一会抬起头看江厌离,眼眶已经红了。

“可是,谁又能回得去呢。”

突然间感到深深的无力,明明是自己搅动了天下,却又反过来想要回去。

……他不悔。

江厌离长叹一声。

“那么阿羡,你自己在这里,要好好的啊。”

“师姐……现在照顾不了你了。”

“我要走了。”

“师姐!”

魏无羡的瞳仁急剧收缩,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害怕。

他不想再失去师姐一次。之前,师姐离世的自责和恐惧一直萦绕在心头,那种罪恶感……

那抹白光,如同它来时那样逐渐黯淡下去,同时,江厌离的身影也一并黯淡了。

魏无羡伸手想要抓住,伸出手臂想紧紧搂住,飞扑过去,什么方法都用尽了 ,明明就要抓住了,然而手中,捞住的只是一团虚无罢了。

江厌离终是消失在他面前。

“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……”

那最后的一点点白光,照亮了魏无羡脸上纵横的水渍,和不可置信的眼里那一点亮亮的东西。

是泪啊。

原本以为已经习惯了这冷冰冰一切了,没有想到他的心还是渴望一些事物的,比如温情,比如亲情。

一旦他的心开始柔软跳动,迎接他的,就是血淋淋刀割般的疼痛。

他注定活在悔恨与折磨中。

待到眼前的幻影全部消失,伏魔洞仍然昏暗一片。魏无羡苍白的脸隐没在黑暗中,看不清神情。

没有活人的气息,一切静得可怕。

无边无际的安静中,魏无羡轻声苦笑:“果然,从头到尾只是我一个人。又是我一个人。”

“快!结界破了!兄弟们上!夷陵老祖,赶紧出来受死——”

洞外传来喧腾的人声。

魏无羡眼底的红光一闪而过,厌恶地撇撇嘴,捏了捏眉心。

“——又是一群闯进结界的烦人家伙。”

魏无羡转身拿起陈情,红穗子飞快地一晃一晃。快步走出洞去,站在那群修士面前。

看不清自己现在是何等神情,想来是极为可怖的。

黑发披散,一身黑衣,身形瘦削,面色苍白不似活人,眼底於着乌青,那一双眼睛,半点笑意也无,死死盯着一群不知死活的修士,眼里尽是阴鹜冷血。

嘴角勾起一点嘲讽又凉薄的笑。

“既然有胆量闯进结界,为什么看见我就吓成这个样子?有本事,便来啊。”

举起陈情,吹出一段极为诡异的调子,乱葬岗上,走尸们破土而出,摇摇晃晃向这里走来。

“——杀光他们。”

自是一声令下,耳畔就充满了走尸兴奋又疯狂的咆哮,和修士的惨叫声,混杂着充满仇恨的“夷陵老祖不得好死”之语。

他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这样的话,早就习惯了。

回身入洞,留外面杀得天昏地暗,他置若罔闻,眼里的疯狂与阴暗一闪而过。

“——不自量力的渣渣。”

回到幽暗的洞里,愣愣地凝视着那抹白光消失的地方,刚刚冷血的心脏久违地有了跳动的感觉,但是,明亮的光和带给他明亮的人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……就这样吧。为了守护当初心中的道义,说好的永不后悔,一条到走到黑。

“一个人就一个人了,不回去就不回去。”

他现在这个样子,杀人狂魔,有什么资格回去。回去了,又怎么面对。

“再也不回去。死也不回去了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12)